您的位置:冠亚体育网页版 > 关于文学 > 幽默故事之严格的家教,还魂为女分遗产的父亲

幽默故事之严格的家教,还魂为女分遗产的父亲

发布时间:2019-09-20 21:17编辑:关于文学浏览(84)

    刘老汉去交电话费,走出门口一核对,发现少找给自己十元钱。可回去找营业员,那人却不承认。 旁人劝他,说区区十元钱,就不要计较了。刘老汉委屈地说:“你们不知道,我老婆每次打发我出来办事,回去都要刨根问底地查问。如今我少了这十元钱,回家说不清楚,她就认为我胡花了,耳朵会被她揪掉的。” 在场的人们都乐了,说好严的家教! 营业员听了,心里很不安。刚才的事情,她一时疏忽,确实少找给老汉十元钱。但因为单位有规定,营业过程中出现差错,罚当月奖金,所以她没认账。现在一看给老汉造成这么大的麻烦,觉得很对不起他。 过了一段时间,刘老汉又来交费,正好又是那个营业员接待的,于是,她就故意多找给老汉十元钱,想补偿一下。 刘老汉吸取了上次的教训,把钱拿到手后,他立马清点。发现多了十元,立刻往回送,说姑娘你多找给我钱了。营业员说不可能吧,刘老汉说:“怎么不可能,大家都看着哪,这次我可是当面查点的,绝对多出十元钱!” 门口有个保安,过来碰碰刘老汉的胳膊,附耳跟他说:“大爷,不要再说了,营业中出了差错,是要重罚的。你赶快揣起钱走人,这十元钱买糖甜买醋酸,多好啊!” 刘老汉一听,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,大声说:“不行不行!你们有纪律,我家也有规矩呀!从小到大,我妈一直教育我,不该拿的东西不拿,不该要的东西不要。今天我如果昧下这十元钱,回家我妈决不会饶过我!” 人们惊讶地问:“你今年多大年纪了?” 刘老汉说:“七十五。” “那你妈呢?” “九十八!”

    图片 1

    独居的刘老汉有三个女儿,街坊邻居叫她们:刘大姐,刘二姐,刘三姐。

    一日,刘老汉在家附近散着步突然暴毙,毫无征兆。邻居赶紧报警,并通知了刘大姐。刘大姐赶到时,刘老汉早已断气多时。

    按照当地的风俗,刘大姐立刻请来了风水先生和入殓师,算好时辰将刘老汉尸体收拾妥当,摆放于家里客厅中央,头顶处点燃一盏清油灯,待油灯燃过七天,方可下葬。

    但是守灵这事,不能刘大姐一人做啊。于是刘大姐给在外地的两个妹妹打电话,叫她们回来,大家轮值守灵。

    刘二姐先回来,在刘老汉死后的第二天。刘三姐离的太远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她在电话里跟两个姐姐客气了半天,表示先辛苦姐姐两天,后面的她来守。

    刘二姐到家后,马上换刘大姐回去休息了。并大方地表示大姐可以多休息休息,不用那么着急来替换自己。

    可是刘大姐只是回家歇了一个晚上,第三天大早便回到了刘老汉家。

    “哟,姐,不是让你多休息一下吗。我看着就行,反正也没啥事,不就盯着别让老鼠苍蝇啥的接近咱爸吗。你看你那眼睛下面的乌青,快回去多歇会吧!”

    刘大姐笑笑,“二妹啊,咱爸走了,这是大事,再辛苦,也得先把丧事办完了,反正也没几天。就算是,最后给爸尽尽孝。咱俩一起看着。”

    “啊,成,那就,一起等三妹回来吧!”

    两个人一人一边,坐在刘老汉尸体旁,各自心不在焉地拨弄手里的大蒲扇,时不时赶下苍蝇蚊子,相对无言。尤其是刘二姐,偶尔转脸瞅一眼刘大姐,见刘大姐也抬眼睛瞅她的时候,便立刻移开目光,尴尬地四处张望。那张写满心事的脸,表现的太明显了。

    昨天晚上,刘大姐回家之后……

    刘二姐看看家里一切正常,便轻手轻脚地进了刘老汉房间。虽然刘老汉已经是看不见听不着了,但是毕竟做贼心虚,刘二姐进屋之后,还是小心地关上了房门。

    她拉开衣柜门、床头柜、写字台抽屉,还把床垫给掀开,可算是把房间翻了个底朝天,最后失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    刘二姐盯着地板,心想不对啊,爸的存折、银行卡、房产证,还有那些,他多年收藏的钱币、邮票,还有以前妈留下的金银细软,都上哪去了?妈可没把这些东西带进骨灰盒啊!东西肯定在爸这存着,爸又走的这么突然,什么都没交待过,难道,是大姐抢先一步了?这大姐,做的也太绝太明显了吧!不行,得让她交出来,三个人都有份呢!

    “二妹啊,我看你一直坐立不安的,是不是不舒服?要不去屋里睡会?”

    刘大姐关切地问。

    “我没事,就是,大姐,我想问你个事。”

    “嗯,你问。”刘大姐点点头。

    “咱爸生前攒的那些家当,你是不是都收起来了?”

    “我?呵,怎么可能,爸走的那么突然,我这忙上忙下的,又是找人给爸清洗穿衣,又是请先生看日子的,我哪有功夫去想这事?”

    “姐,别装了,不是你还有谁,爸走后就你一个人在这家里。我昨晚上去爸房里看了,什么都没了。爸的房产证,存折,还有他这些年收集的小玩意,一个子儿都没有。”

    “二丫头你这话说的可就不中听了啊,我是那种人吗?从小到大我跟你们争过什么吗?再说这些钱是我们姐妹三人的,我一个人拿的走吗?你同意人家三妹还不干呢!”

    刘二姐想想,也是,这些钱,有三双眼睛盯着呢,谁一个人也拿不走。

    快中午了,刘大姐出门去买菜,姐妹两人都在,午饭还是要做的像样些。刚出门不久,就碰上老街坊谢大叔拎着菜篮子过来。

    “哦,大丫头啊,你爸的事办的咋样了啊?墓地找好了吗?”

    “跟我妈合葬,前几年给我妈办的时候,就买的是个双人墓。”

    “啊,真是有远见,现在的墓价,涨的比房价还快。”

    谢大叔边说边往前走。没走几步,他又突然回过身,“诶,大丫头,你家三丫头托我给她买的药材,我给她找着了,让她上我家来取。”

    “三妹还没回来呢,等她回来我告诉她。”

    “我说大丫头,你们姐妹之间也太不亲了吧,你爸走的前几天,她还上我这来,要我帮她找几样补药,说给你爸补补身体……”

    刘大姐转身噔噔地就往家回。

    “三妹回来过,在爸走之前!我刚碰到谢大叔了,他说的。”

    “什么?她回来过?你的意思是,那些东西可能是她拿走了?”

    “我跟你都多久没来看过爸了?我没拿,你没拿,就她来过爸这,除了她还有谁?”

    刘大姐一口气说完了她的猜测,然后她和刘二姐都脸红起来。是啊,两人多久没登过老父亲的家门了!

    “那她咋知道爸要不行了,提前就把东西都搬走了?”

    刘二姐反应快,立刻又发现了漏洞。

    “刚才谢大叔说,三妹回来去找过他帮忙买补药,说是给爸补身体。”

    “不会是,药有问题吧?她想把爸毒死,然后独吞遗产?”

    刘二姐的猜测,让刘大姐也立刻一身冷汗,这三妹不会缺钱缺到要弑父的地步吧!这也太不是人干的事了吧!但是没有任何证据,也没法找人验尸啊!只有等三妹回来,问问再说了。

    刘老汉死的第四天,刘三姐终于回来了。一进家门,就跪在她爸尸体前哭了一场。

    好不容易等她哭完了,刘大姐和刘二姐就一点不拐弯抹角地问她,刘老汉的遗产是不是她拿了。

    “姐,我这才进家门呢,怎么去拿的那些东西?”

    刘三姐满脸疑惑,脸上还挂着泪痕。

    “可是谢大叔说,爸走的前几天,你还去找过他买补药给爸吃呢,然后爸突然就死了,你怎么解释?你该不是故意给爸吃了什么不该吃的,好独吞财产吧!”刘二姐一点不给她这妹面子。

    “我是回来看过爸,给他留了些钱,我也的确找过谢大叔买药,可这药我还没拿到呢!”

    刘大姐赶紧拉拉刘二姐:“谢大叔是说过,叫三妹回来去找他拿药呢!”

    看来,说刘三姐拿了那些东西,好像也说不过去。三个人你瞪我,我瞪你。东西不可能自己长腿跑了,肯定有人说谎,这下好了,大家都有嫌疑了!

    晚上,刘三姐让两个姐姐回家休息,说自己承诺过等回家了,换她来守灵。

    刘大姐和刘二姐互碰了下眼神,“还是大家一起留下来吧。爸也想看着我们齐齐整整在一起。”

    于是,三人终于在除了过年之外,聚齐在刘老汉家里了。只是此时的刘老汉,已经与他的女儿们阴阳相隔了。

    晚上,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打着盹。迷迷糊糊间,听见旁边有人在咳嗽,像是,刘老汉的声音。

    刘大姐最先惊醒,睡眼朦胧中,看见床上的刘老汉坐了起来,正在难受地咳嗽!她大叫一声,往沙发里面缩,刘二姐和刘三姐也被她的叫声惊醒,睁眼一看,也吓傻了!

    她们头脑里第一个反应就是,尸变……三人惊慌失措了好大一会,还好坐起来的刘老汉只是坐着咳嗽,就像一个大活人感冒生病那样,边咳边喘气。三人看着刘老汉这样子,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。

    人死了要停放七天才下葬这个风俗,本来的意思,就是怕有些人死之后会复生。而这并不是个例,新闻上不是常报道过有人死后几天复活的吗。

    刘家三姐妹试探着靠过去,颤抖着嗓子喊“爸”。刘老汉长长地喘了口气,转头看三个女儿:“三个丫头,都回来了?”

    果然,刘老汉死而复生了!

    三姐妹赶紧把刘老汉扶下来,坐到沙发上。

    “爸,你吓死我们了,还以为你死了呢!”

    三姐妹边说边抹泪。又张罗着给就老汉做吃的,还把他身上的寿衣给换下来,大活人穿身寿衣,太别扭了。

    “既然爸活过来了,那这油灯该灭了吧。”

    “别动那灯!”刘二姐正要去熄灭油灯,被刘老汉呵斥了。

    “我在这世上呆不长。”

    “爸!”

    “我就是回来看看你们。这几天躺在那,老看见你们吵架,放不下你们。”

    三姐妹面面相觑,虽然觉得不可思议,但听刘老汉这么说,心里也怪难过的。因为姐妹之间互相怀疑,害得爸走都走的不安心。

    “大丫头,我那天出事后,你一直守着我,房产证存折,不是你拿的?”

    “爸,你出了事,我伤心都还来不及,哪有空去想财产的事!”

    “二丫头,大丫头那晚回去之后,你一个在这,不是你拿的?”

    “我是去找过,不就是怕被大姐拿走了呗。但是到我去的时候,已经什么都没了啊!”

    “那三丫头你呢?”

    “我,我这今天刚回来呢,爸,我哪有机会去找东西啊!”

    “好了,你们都没拿,那就算了。你们都回去吧。回去休息吧。”

    刘老汉摆摆手,走进了自己房间。

    三姐妹互相看着。刘大姐先发了声:“我们还是留下来陪爸吧,爸刚刚不是说了吗,油灯也不让熄,七天一到,他还是要走。我们再最后陪爸几天吧!”

    话说完,三个人都落泪了。于是合衣在沙发上凑合了一晚。

    第五天早上,刘老汉很早就起了,在厨房摸索着给三个女儿做早饭。

    “爸,你快歇着吧,我们来就好!”

    刘家三姐妹醒来一看,这刘老汉虽然是活过来了,但是明显非常虚弱,随时有可能再次倒下。平日里她们三姐妹各忙各的,很少有机会一家人聚齐。这次好不容易聚齐,竟然是在爸死了之后。这真的是跟自己的亲爸在一起的最后时光了。她们赶紧把刘老汉扶到椅子上坐着,三姐妹一分工,给全家人做了丰盛的早餐。

    刘老汉吃的很少,几乎咽不下去。但他不停叫着三个女儿多吃点。这也是他最后一点点看着女儿的时间了。

    刘老汉平时有晨练的习惯,吃过早饭,女儿们问刘老汉要不要出去走走。

    “不必了,不要吓到街坊邻居。我本来也呆不长。就看看你们就好。”

    于是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,从她们小时候聊到现在,聊的很开心。一家人好久没有这么亲过了。

    晚上,刘老汉很早就睡了。三姐妹坐在客厅。

    “大姐,爸这回来,剩下的时间也不多了,但是遗嘱一点没交待,到底在哪,或者爸事先给谁了,我觉得咱们还是得问清楚些好,省得爸走后,咱姐妹为这事伤感情。”

    刘二姐真不愧是三姐妹中最精明的。时时不忘钱的事。

    “爸都这样了,怎么还好意思跟他开口说这些?”

    “二姐说的也有道理,毕竟,这钱莫名其妙地消失,我们三人都脱不了关系,不问清楚,姐姐们总以为是我拿的。”

    本来刘大姐觉得挺为难,但刘三姐也这么说,想想那么大一笔财产,她还是想弄清楚。

    三人表面上客气地商量着,但,呼吸间那股相互怀疑的酸味,却越发浓烈。

    第六天,刘老汉的气色看起来更差了。面如土灰,气若游丝。

    刘二姐不停地给刘大姐使眼色,让她赶紧趁最后的机会问清楚。

    “爸,我们姐妹商量了一下,还是,想问问,你那些钱的事,我们只是觉得,你走后,我们姐妹不能为这事伤了感情。所以……”

    刘老汉喘了一会气,“我相信我的姑娘们,都不会做出偷拿这种事来。钱既然现在找不到,证明现在还不是它该出现的时候。只要你们都没拿,那它就还在,还都是你们姐妹三人的。时候到了,它自然会分到你们手上。”

    刘老汉这么说了,三姐妹也不好再问。看着老父亲那张马上就油尽灯枯的脸,这个时候实在是舍不得让他再难过了。

    客厅的油灯也越来越弱了,就跟刘老汉的气息一样。三姐妹想出一切招数,让她们的老父亲过了快乐的一天。

    第七天,三姐妹去叫刘老汉起来吃早餐,却再没能把刘老汉叫醒。刘大姐一试刘老汉的鼻子,已经没了气息。三人再去客厅一看,那油灯,火苗越来越小,直到完全熄灭。一缕青烟弯弯曲曲地向天上飘去。

    刘老汉还是按时按点,按着风水先生算的时辰,下葬了。

    当人们打开葬着刘家母亲的那座双人墓时,惊呆了。墓里空的那一边,整齐地放着刘老汉的房产证,存折,集邮册,钱币册,和一个精美的盒子。揭开一看,全是金银首饰和玉器。这些东西旁边,还有一封信,上面工整地留着刘老汉的笔迹:“遗产分配书”……

    “爸……”

    刘家三姐妹不知是哭还是笑。

    图片 2

   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幽默故事之严格的家教,还魂为女分遗产的父亲

    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