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冠亚体育网页版 > 关于文学 > 疯狂伯爵

疯狂伯爵

发布时间:2019-10-22 01:48编辑:关于文学浏览(170)

    秋天快要过去了,柏原和千的感情悄然而平静地滋长,他们不知道,有好几双眼睛都在悄悄盯着他们……“酱汤?可以减肥吗?好,我早就想尝尝啦!”这天,千边接电话边从寝室出来,柏原提议去吃韩国料理,她觉得新鲜而期待。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套头毛衫,一条格子靴裤,到小腿的毛茸茸短靴子,斜挎一个大大的包,像卡通芭比一样可爱。千哼着歌,为自己的一身行头洋洋自得,正拿路边的玻璃公告栏当镜子照,却看到一个影子出现在自己身后。“爸爸!”她一转头便惊呆了,这个时候,他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?“上车吧,今天不是普通的日子。”川岛哲雄严肃的表情里透出一丝神秘。不是普通的日子?她坐在车上有些莫名其妙。如果说不普通,是因为要和柏原一起去吃辣白菜呀!“去挑一套适合你的衣服!”车子停了下来。名品购物中心?爸爸怎么带我到这里来?“选好衣服,有人来接你一起晚餐。”“可是……我和朋友约好去喝酱汤的!”“酱汤?去吃那种东西?”川岛哲雄撇了撇嘴:“也不怕降低自己的身份!”“我才不管什么身份不身份的……”千小声嘀咕着,给柏原发了条短信:“被爸爸带走了,尽量中途逃出来,等我!#_-!”助理竹内很热心地把她拉进CHANEL的专卖店。“千,这套裙子很适合你啊。”“我今天这一身不是很好吗?”“你可是要去见广鸣先生呢。”“他是谁?”“东京最有名的钻石王老五啊!”“晕死……”她这才知道,是老爸蓄意安排的见面。怎么?怕我嫁不出去?还是怕我被他所谓的穷小子拐跑了?“好吧,我先试衣服,你到车里等我吧。”“为您的着装提供建议和买单都是我的工作范畴哦,不可以擅离职守的!”竹内很职业地笑笑。千一脸失望地换好了衣服。她看着镜子中反射的电梯,心里盘算着:该快点逃走,一旦和那个男人见面就麻烦了!“叮咚!”电梯门突然开了,她撒腿就往门口跑去。“你去哪儿?”“你买单就行啦!”千回头喊着,却猛地撞到了谁的身上,两个人一起跌进了电梯门里!“哎呀!好痛!”“赶着去约会吗?”一只大手把她拉了起来,千拍着身上的灰尘,一边说SORRY,一边舒了口气。千抬头看了看那个男人。一身笔挺的灰色西服,头发很短,烫成了贝克汉姆的样式。他微笑着,把手伸向她的脖子后面……“变态!”千狠狠打了他一下:“想占我便宜吗?!”他缩回手,摇着头,一脸无奈:“好人不好做啊!”电梯停在了31层,他走了出去,又回头指了指脖子。千觉得莫名其妙,又摸了摸脖子,原来是新衣服的标签还露在外面呢!天,真丢脸,又把好人当色狼了。她吐着舌头,把电梯摁到1层,心里牵挂的都是柏原和酱汤。“想溜走吗?”门开的瞬间,川岛哲雄一脸严肃地站在那里。“爸爸,我真的还有事嘛!”“还有什么比你的终身大事重要?”他和竹内一起走了进来,像押犯人似的一左一右站在她身边。“这下完了……”千撅着嘴,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们摁亮了31层的指示灯。竹内笑眯眯地帮她把脖子上的商标弄下来:“你穿这条裙子太漂亮啦!会让广鸣先生一见钟情的!”“川岛家的女儿,当然该找个门当户对的女婿!”川岛哲雄露出一丝笑容,千却像被针扎坏的充气娃娃,垂头丧气。“伯父,您亲自来了!”坐在窗边的男人远远过来迎接。“是他。”千捂住了嘴巴。电梯里的男人,灰色西装,小贝头!他伸出来和爸爸相握的手背,还有被自己打红的印子呢!他就是广鸣吗?“我女儿有翅膀的,不送到这里不放心呐!”川岛哲雄竟开起了玩笑,他示意千坐下:“这位是广鸣先生,丞田财团的继承人,牛津的高材生。好好陪他聊聊,不准乱跑。”广鸣看着千,笑个不停:“伯父您放心,我不会让她飞走的!”父亲离开后,千如坐针毡一样尴尬不安。他沉默了半晌,说了一句:“上帝保佑!”“嗯?”千抬起头:“保佑什么?”“刚才我一个人坐在这里,本来有了要离开的念头。”“你也是被骗过来相亲的吗?”“呵呵!什么话!难道说你是被骗来的?”“差不多吧!”千望着窗外,繁华的东京夜景像一场光的盛宴,漂在光芒之上的人们和沉在浮华之下的爱情都那么虚幻而失真。“我可是很认真地来相亲的。”广鸣收起笑容:“不过,因为电梯里的偶遇,让我改变了主意。”“感谢上帝!”千笑起来:“你不喜欢我这样野蛮的女人吧?”“完全相反!我当时就对自己说,除非相亲的对象是你,不然我是不会接受的!”他看着千的眼睛:“你看,上帝是站在我这一边的!”“胡说什么呀!”千故意嚷嚷:“早就饿坏了,点东西吃吧!”“翻开菜单前,先介绍一下自己,希望不会影响小姐的胃口。”“真口罗嗦……”“丞田广鸣,三十一岁,水瓶座,0型血,身高179公分,体重73公斤,牛津大学经济学博士,喜欢开滑翔机,赛艇和高尔夫球,左臂曾骨折两次,喏,就是被你打的这只手……”千看见那个手腕上戴着一只镶钻的OMEGA,像是有意地炫耀着什么,她本能地一阵反感:“不错,你的家庭,身份,地位,经历,嗜好,行头,完全符合一个富家公子的标准。只不过,我没兴趣。”她翻着菜单:“包括这里华而不实的菜式,也让人没什么胃口!”广鸣愣了一下,随即又笑起来:“川岛家的千金,果真和凡俗女子不一样啊!”“我只是个学生,父亲的身份并不会影响我自己的生活。”“什么叫你自己的生活呢?”“比方说,我讨厌身上这条名牌裙子,讨厌被逼着来见什么财团继承人,讨厌这个灯光昏暗的餐厅,讨厌你的开场白!”千说完这些,感觉畅快极了,她起身要走,广鸣紧张地问:“你去哪儿?”“去化妆室,你要跟来吗?”对方碰了一鼻子灰,千得意地离开了。千匆匆赶到韩国菜馆的时候,柏原正举着一个超大的棉花糖站在门口。她悄悄从后面抱住他,他吓得把棉花糖掉到了地上。“呀,把公主的甜点弄掉了,看你怎么补偿我!”“拜托,我可等了你一个钟头……”柏原又惊又喜:“手都举酸了!”他飞快地跑到街对面,又买了个更大的。两人隔着车流穿梭的马路互相喊着对方的名字,做着鬼脸。柏原边躲着车子边跑过来,千狠狠地扑进他的怀里。“怎么才来,爸爸找你有事?”“没看见我的新裙子吗?”“哇,你不是去相亲了吧?!”“你吃醋了?”千坏坏地笑着,往餐厅里走。柏原跟在后面不停地问:“哎,你倒是说啊!真的去相亲了吗?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呢?比我好吗?你不会动心了吧?!”千却只顾找了个位子坐下,看起了菜单。看着柏原着急的傻样,她故意慢悠悠地说:“嗯,约好了还有下一次见面呢!”“什么?你怎么能这样!”“不过……”千拉住他的手:“我们得一起去!”“一起去?”柏原呆住了:“一起去相亲?!”“我要个酱汤,你来个明太鱼汤吧!再点个紫菜包饭,辣白菜的吧!怎么样?”她看起来根本没把这些当回事。柏原脑子里却乱七八糟,她怎么能去相亲呢!还约好了第二次见面!她对我的感情难道还是不确定吗?他的情绪一下子低落起来。千看出他的变化,偷偷一笑:“傻瓜,我是被逼无奈呀!放心,我会有办法的!”约会的日子风和日丽。柏原的小机车停在千楼下的花园里,两个人一见面就相视而笑。“广鸣会吐血的!”“那我们以后天天穿情侣装,呵呵!”“快看!那是什么?”快到海滩的时候,他们停了下来。海面上竟然出现了一艘豪华游艇!“不会吧,他还真会玩花样!”千也吓了一大跳。他们慢慢走过去,夜色恰好浓了起来,游艇上灯火辉煌,像一座奇幻的海市蜃楼。广鸣看见千和一个男人穿着情侣装出现在自己面前的那一刻,差点晕倒在地!“嗨!”千甜甜笑着和他打招呼。“嗨。”他面无表情。柏原拘谨地招了招手。“请坐吧。”广鸣示意侍者过来斟酒。千故意拉着柏原坐在自己身边,很认真地介绍:“广鸣,这位是柏原,我的未婚夫。未来的医师。”“未婚夫?”广鸣一时没反应过来,柏原听到这话也突然脸红了,两人连手都没有握,彼此点了点头,气氛尴尬得冒泡。音乐响了起来,李斯特的“爱之梦”。广鸣故意问柏原:“去维也纳金色大厅听过音乐会吗?”“哦,没去过。”他淡淡一笑,没有在意。“看来也没去过阿尔卑斯山滑雪咯?不过,你至少在尼斯海滩玩过帆板吧?”广鸣有些咄咄逼人:“别告诉我你害怕鲨鱼!哈哈!”柏原摇摇头:“没有,都没去过。我从没离开过日本。”千斜了广鸣一眼,他似乎没有察觉,仍旧滔滔不绝:“一个优秀的男人怎么能窝在本国呢?不是需要宽广的视野和丰富的阅历吗?”他举着酒杯:“就像这1996年产于波尔多马尔戈庄园的葡萄酒,孤陋寡闻的人怎么能品出它的珍贵?”他故意盯着柏原:“清晨在阿姆斯特丹选鲜花,中午在帕尔玛吃火腿大餐,黄昏泛舟塞纳河,深夜在曼哈顿高级酒店里安睡,真是浪漫的恋爱路线啊!对你来说,太奢侈了吧?!”“够了!”千忍无可忍:“你以为今天是让你炫耀摆阔的吗?!仗着家里有钱有势,过着自在逍遥的生活,算什么本事!口口声声数落别人的时候就不觉得脸红吗?!”广鸣像是被泼了盆冷水:“这……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柏原却很镇定:“不同的人在不同的环境里当然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了,其实在东京武藏野看樱花也很过瘾,在贝壳海滩上追逐嬉戏也很快乐,初雪的日子,在代代木公园打雪仗也很浪漫啊!”他看着千:“公主,你觉得呢?”“是啊,只要和你在一起就很快乐了!”千很默契地眨了眨眼睛,露出甜甜的酒窝。广鸣觉得没趣,他们的一唱一和让他嫉妒得要命,索性招呼侍者:“快点上菜吧!”晚餐端了上来。“这是用最好的食材烹制的,厨师也是特地从法国请来的呢,这样的晚餐,在东京找不到第二家了。”三个人都动起刀叉。广鸣又开始念叨:“柏原君,看来是第一次吃正式的法国餐吧?”“怎么?”“刀叉应该从最外边的用起,另外,水杯和酒杯的位置也要换一下。”“哦,不好意思。”虽然知道是故意挑刺,柏原却不和他计较。“有筷子吗?”千轻声问侍者。“有,可这里……”“请送三双筷子过来吧,麻烦你了。”她笑笑,又看着广鸣:“东方的传统你怎么一点都没继承,这可不太好,今天干脆用筷子吃西餐吧!不是更有创意吗?”看着千和柏原用筷子吃鹅肝的模样,广鸣彻底没了脾气。这丫头,看来是死心塌地喜欢这个家伙呢!这时,柏原的手机响了。“不好意思,我出去接一下……”他对千笑笑。她点了点头。“千,你明明知道我喜欢你,干嘛偏要带他来?”趁柏原出去接电话的机会,广鸣一脸委屈地说。“如果你知道我很喜欢他,就不会再对我有非分之想了吧!”千笑着回答。“他那么值得你爱?一个毛头傻小子!”“他很优秀的!”千露出幸福的神色:“知道吗?被一个人吸引,不是因为他的财富,权势,也不是他去过哪些国家,言辞多么华丽……”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“因为爱……”她的眸子闪闪发亮:“……没有任何杂质的爱,你们这些被宠坏的男人是不会明白的……”

    阴暗的房间,斑驳的树影,一个女孩被死死地裹在一张硕大的蜘蛛网里!她越挣扎,网就越缠得越紧,呼吸就越困难……而此时,一只巨型的黑蜘蛛已经慢慢向她逼近……她大声呼喊着:“柏原!你在哪?快来救我!”这个噩梦纠缠了柏原整整一晚上。他满头大汗地惊醒,感觉到此刻的千一定遇到了危险。这么多天了,还是不知道谁是罪犯,也找不到关她的地方,甚至开始那番费尽周折的调查全都是被人误导……我,我真没用!他痛苦地敲着自己的脑袋,忽然,他又想起了臣和幸之的话,自己是不是真该去找川岛哲雄好好谈谈?说不定会有什么新发现呢?为了不引起人们的注意,柏原和川岛哲雄约在台场海滨公园见面。柏原提前赶到了那里。太阳刚刚升起不久,他走上木板搭建的观景台,靠在栏杆上,痴痴地看着对面的彩虹大桥发呆。几只沙鸥在他身旁飞来飞去,又忽然全部散开了。他一转头,看见川岛哲雄走了过来。“院长早啊。”他向他行了个礼。川岛哲雄绕过他的视线,面朝大海,淡淡地说:“很久没到海边来了。今天本来是个日和的好天气,我们却要聊些令人烦恼的事。”“是啊。千不在的日子,我一看到海,就会想到她……”“好了。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抒情。”他侧身看着柏原:“听说,你竟然怀疑我绑架了自己的女儿?”“这不能全怪我啊,自己的儿子明明活着,却能向外界宣布他死于车祸,这样的人,什么事做不出来呢?”“臣的事你也知道了?!”“院长,就连臣都认为你是主谋呢!”川岛哲雄低头沉默了一会儿,又叹了口气:“其实对于那件事,我心里也很愧疚……但因为拉不下面子,就一直没有让臣回来。”“好了,过去的事我们先不提。你倒说说为什么会怀疑是我绑架了千?”“你还记得那次有人窃取HND吗?很多人都议论纷纷,说你是最大嫌疑。起初,我是站在你这边的。不过,后来你突然请假,又听到别人的分析,我就改变主意了。”“是竹内的分析吗?”“没错,是她。听她说完,我又联想到从前的一些事,便对你……”“就凭这个怀疑我是绑匪?这也太夸张了吧!”柏原有些忿忿不平:“我倒觉得那个竹内有问题呢!”“当然不止这些。”川岛哲雄走到旁边的长椅上坐下:“我是收到了一封信才知道千被绑架的。”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,递给柏原:“喏,你自己看看吧。”柏原展开信一看,又是打印的几行小字:——喜欢玩智力游戏吗?小公主失踪了。国王想知道是谁干的。她爱的男人?爱她的男人?伤害她的男人?被她伤害的男人?觊觎王位的男人?渴望财富的男人?天才?疯子?艺术家?猜猜我是谁,猜猜我们在哪儿……疯狂伯爵6116——“这……这能看出什么来啊?”柏原觉得写这封信的人有些精神错乱:“你能从里面看出绑匪是我?真够厉害的!”“我觉得这封信是个暗示,绑匪很可能和千的关系比较亲密,甚至是有感情纠葛的人,而且,他对某些事物抱有企图心,比如HND……”川岛哲雄看着远方:“我把可以想到的人都想了个遍,发现你是最大嫌疑。还有一点,你没看出来吗?”“什么?”“这个落款里面,6116是你的证件号码,我可一直记得。”“呵呵……看来这个绑匪还挺用心的呀!”柏原笑了起来:“不过,你为什么就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也和千有感情纠葛呢?”“还有谁?”“和野。”“他?他不是在美国嘛!”“他回来了。而且,又走进了千的生活。他的再次出现,让我和千的感情受到了很大影响。”“天啊!这一点非常关键!”川岛哲雄忽然很激动:“我们全都被骗了!”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柏原也很紧张。“当初是我逼着和野离开千的。为了不让千太难过,我让他说自己去了美国。其实,事情的真相并非这样!”川岛哲雄点了根烟,狠狠地吸了一口:“和野很聪明,他以医学硕士的身份成为千的男友,开始我很喜欢他。可有一次在两国的国技馆里,我看到他和一个女人拥吻在一起!于是我开始悄悄调查他的身份,原来他的学历、家庭背景、档案全都是假的!他只是个玩弄少女感情的骗子!一个游手好闲的小混混!”“啊!竟然是这样!”柏原大吃一惊:“那这么说,他很有可能就是……”“你肯定无法想象,他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孩子,国中都没有念过,但他竟然可以让周围的人都相信他出身良好并接受了高等教育!这个人,确实不简单!”“是他装扮成堂本坚来混淆我的判断,又是他写了这封信给你,让你怀疑我……”柏原这么想着,觉得思路清晰起来:“他利用和千的旧情一边破坏我和她的关系,一边想重新进入她的生活……而在千被绑架前,他突然说要回乡下老家,有意排除大家对他的怀疑……可他做这些,到底是为什么呢?”“对了,我还忽略了一点。”川岛哲雄极力地回忆着:“因为他假称自己是医学硕士,我也曾让他在我的办公室参与过研究,当然,HND的核心技术他并没有接触过,但不排除他会偷偷潜入院长室剽窃文件!”“不过,剽窃文件的也很有可能是竹内啊!”“竹内?不会吧。我倒是一直很信任她。”“你不知道,整个事件还有很多前因后果的。”柏原舒展了一下身子,也坐到长椅上:“几个月前就有个神秘女子开始不断破坏我和千的关系,在游艇上陷害我,鬼鬼祟祟地出现在我和千在一起的地方……千被绑架以后,她还在网上留言,诱骗我去冰集神社!这女人会是谁呢?我也想了好久。院长,你没发现竹内总是处处针对我吗?她怀疑我是窃贼,在你面前说我的不是,在千被绑架的前一天,她还出现在她的房间里呢!”听柏原说到冰集神社,川岛哲雄心里咯噔一下,但又马上恢复了平静:“说到这儿……竹内最近不知去哪儿了,我一直都没有看到她……”“院长,可以问个私人的问题吗?”柏原试探着。“问吧。”“上个平安夜,你是不是约了一个女人到海边的别墅见面?她是谁?是竹内吗?”“呵呵……”川岛哲雄竟然笑了起来:“荒唐!哪有这样的事!说不定又有谁故意误导呢!”“口恩,你说的也有可能。好,既然我们已经统一认识,下面就顺着线索往前走了。”他忽然想到了什么:“刚才你说,和野是在孤儿院长大,是哪家孤儿院?”“神奈川县立养幼院。”“明白了!”柏原和川岛哲雄握了握手:“我一定会尽快把千救出来的!相信我!”他拍拍柏原的肩膀,点点头,似乎欲言又止。幸之和臣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又拨响和野的电话,竟然打通了!“喂!”幸之激动地喊了起来。“你是……”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。“我是幸之啊!可联络到你了!”“哦?”“千被绑架了!你快回东京来吧!”“什么啊?我可不认识什么幸之!也不认识千!”男人忿忿地挂了电话。“怎么回事?难道是打错了号码?”幸之正在纳闷,柏原匆匆走了进来。“真是奇怪,我们拨通了和野的手机,对方却说不认识我,也不认识千!”“接电话的那个人不是他。”柏原肯定地说。“为什么?”“他正忙着当绑匪呢!”臣和幸之都瞪圆了眼睛:“你说绑匪是和野?!”柏原点点头:“我已经见过川岛院长了。很多东西一交流,就有了新的发现。现在脉络已经基本清晰,我可能还要去神奈川一趟。”他又转向臣:“差点忘了告诉你,你父亲说对你的事感到非常后悔,他早就想让你回东京来了。”“是吗?”臣又惊又喜,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只好又接上柏原的话:“你要去神奈川?那个地方和这个案子有关吗?”“关系太大了。”他陷入了沉思。和野绑架千的动机是什么呢?只是智力游戏?绝对不可能!是不是真的和HND有关呢?现在也无法确定。竹内也不见了踪影,为什么?如果她就是那个神秘女子,她跟和野究竟是什么关系?她一声不响地消失,就不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吗?千,没想到绑匪竟然是你的初恋男友!不知道这段日子和野有没有伤害你,你还好吗?现在在什么地方?为什么不让佳那子再传个口信过来?我每天都在努力寻找真相,相信我,柏原就快来到你的身边了!“我已经弄到了密码。”“什么时候行动。”“今天晚上。”“这是最后的机会吗?”“如果不行,就只能撕掉伪装了。”“难道KAZO不能得到官方授权?”“不可能。”“你会成功的。吻你。”……看完短信。她就把手机关了。看看表,离天黑还有一个小时。她来到一家天妇罗的料理名店“伊势屋”,点了一桌子菜,寂寞地吃了个精光。夜色深沉,那个黑影又幽灵一般地出现了。夹着一支烟,悄悄走近基因研究院院长室外面的保卫。很快,他一声不响地倒在地上。那人熟练地用钥匙打开房门,启动电脑,将HND文件调出来,又将戴着特制手套的双手轮流放到电脑旁的感应器里,密码确认无误,打开文件夹,把子文件都复制到了光盘中。然后,飞一样飘走。什么痕迹都没有留下。如果不是因为第二天的九点保卫还在呼呼沉睡,没有人会察觉昨晚发生的故事。川岛哲雄大发雷霆:“无法无天!真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!这窃贼一次比一次高明,不仅迷晕了保卫,还弄到了文件密码!这样,就可以把子文件全部拷走啊!”“什么!难道HND已经失窃了?!”研究人员们听他这么一说,都惊慌不已。“但是……”院长举起了权威的胳膊:“魔高一尺,道高一丈!”他的表情忽然轻松了一些:“我早就料到窃贼会来这一手,所以提前把源文件送到了国家机要库……呵呵,存在我电脑里的,只是个空架子,里面全是些无关紧要的东西而已!”“真的?太棒了!”大家都欢呼起来:“还是院长有先见之明啊!让该死的贼白费力气!”不过川岛哲雄还是很郁闷:窃贼是怎么弄到密码的?他的指纹密码可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!真是有够蹊跷!他想到了柏原的话,那个女人,神秘的戴头巾的女人……又想起那天自己醒来后凉凉的手指,想到钥匙上红色的印痕……她?她也有问题吗?如果真是这样,那就太可怕了!“柏原,你能到我这来一趟吗?”接到院长的电话,柏原匆匆跑了过去。“怎么了?有什么新线索?”他气喘吁吁的。“先坐吧。”川岛哲雄神情严肃:“昨晚,又有人窃取HND!”“还是和上次的情况一样吗?”“先迷昏了保卫,又用密码进入了文件夹……这次非常危险啊!”“文件怎么样?是否被盗?”“HND倒是早就转移了。不过……这人竟然弄到了密码!这指纹密码没有第二个人知道的!”“哦?”柏原皱起眉头:“听你说窃贼迷昏了保卫,上次在游艇,那个神秘女人也是用这个方法来陷害我的!我看,这个人,应该和院长的关系相当亲密,不然,怎么每次都能弄到信息,而且一次比一次厉害?你想想,身边有这样的人吗?”川岛哲雄心里很矛盾,有些话,不知道该不该说出来,犹豫再三,他还是没说:“亲密关系?我身边哪里还有什么女人啊……对了,你说这个窃贼和绑匪有没有可能不是同一拨人?”“不大可能。如果不是那女子所为,也有可能是和野。假设他就是第一次潜入院长室的窃贼,剽窃失败后,他可能想通过千再了解HND更多的情况,所以又去找她。后来,突然传出了要举行官方转让大会的消息,所以他着急了,就绑架了千!”柏原继续分析着:“所以,这个和野,是为了HND绑架千的!这样一来,他的动机就很清楚了!”“如果他真的是为了HND绑架了千,为什么不提出交换条件?反而又来偷一次?”川岛哲雄摇了摇头。“所以我觉得一定有两个人!一个在明处,一个在暗处。”柏原握紧了拳头:“官方转让大会就在后天,一旦他们发现偷回去的HND是个空壳,狐狸尾巴很快就会露出来的!”“你是说,他们会直接提出交换条件?”“绝对的。如果官方转让成功,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将变得毫无意义!”“要是他们提出交换条件,约好地点,反而有利于捉捕……”川岛哲雄气愤地说:“这个疯子也该玩够了!”柏原离开了基因研究院,搭乘地铁来到涉谷。MCSLORD咖啡厅。低调而奢华。后现代的简约设计,通透的琉璃质感,据说出自荷兰建筑大师之手。他来这里的目的只有一个,找到黑凉。黑凉,还记得吗?那次嘉年华上把车钥匙弄丢的视觉系之父!千那天就是通过这个咖啡厅找到了他,他们在lulu餐厅对坐的时候,他竟然把柏原认成了另外一个人!柏原是忽然回忆起这个细节的。川岛院长不是说和野是在孤儿院长大的吗?黑凉把自己认成泷泽,难道这个泷泽,就是现在的和野?!这样看来,黑凉一定还知道更多关于他的故事,而这些东西,肯定会对绑架案有着很重要的影响!“你好,能帮忙查一下店中VIP客人的资料吗?”他冲到了服务台。“请报卡号和密码吧。”“这个……我不记得了……只知道是黑凉先生。”柏原耸耸肩膀:“我找他有急事,需要查他的电话号码!”“不好意思。如果没有正确的卡号和密码,客人的资料一点都不能透露。这是店里的新规定。”女服务员礼貌地笑着回答。“什么新规定啊!真是的,这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!”他急得要跳起来了。“来这里问资料的人都说自己有急事,我们见得多了。”她眼睛都不抬一下:“我们这里的VIP客人大多是名人,所以不得不这么做,不然,我可是要吃官司的!”怎么办,怎么办?时间不等人啊!柏原还想继续解释,遇到服务员坚决的目光,又放弃了。他摇着头,慢慢往外走。突然,一辆MINICOOPER停在了楼梯旁。这辆车好熟悉啊……他正感慨着。突然有只大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!“泷泽!这么巧!”柏原一扭头,看见了一个披着一头长直发,妆容妖艳的女人,哦,不,男人!他喜出望外地叫出声来:“嗨!黑凉先生!”“没想到你还记得我。喏,这是我的名片,上面的号码没几个人知道。”他递过来一张卡片,拉着他在一个包间坐下:“没有外人的时候,还是不要喊我黑凉了,至于什么什么先生,更是不要喊,听着别扭!还是叫我桥本吧,亲切一点。”“呵呵,是啊,桥本。”柏原这个冒名顶替的“泷泽”难免有些紧张。“咦,上次你和那女孩怎么突然就离开了?我还想和你叙叙旧呢!”“哦,那天临时遇到一点急事,没来得及告辞,实在不好意思……”“泷泽,最近在忙什么呢?”“你猜猜。”“说你做正当生意,我实在无法相信。”黑凉贼贼地笑了:“你这家伙,不当坏人太浪费。”“我有那么坏吗?呵呵!”“在神奈川养幼院,论调皮捣蛋,你可是排行老大!打,偷,抢,骗……什么没试过?绰号‘疯狂伯爵’呢!只是我们都没料到,你和春子会悄悄离开……”黑凉叹了口气:“你说将来一定要发大财,成为有钱人,住最好的房子,开最好的车……说你想去东京。呵呵,你们还真的去了!”“在东京的日子可不是那么好混的。”柏原煞有介事地接了一句,心里暗想,“疯狂伯爵”原来是泷泽小时候的绰号!怪不得那封信的落款写的是这个名字。“十年了!你们走后的两个月,我也来到了东京。没想到吧!”他靠在沙发上,陷入回忆里:“不知是从哪里听到过你的消息。说你仿制名画什么的赚了一些钱,后来,又进入一个叫KAZO的公司。据说那家公司打着正当生意的幌子四处行骗盗取商业机密……当时我就在想,这小子,英雄有用武之地了……”“你就会笑话我!”柏原微微一笑:“我还真想做个好人呢!只是,好人总是受欺负,没有父母和家庭的好人就更容易受欺负了!我想当有钱人,但又一无所有,怎么办?只能找找窍门走捷径。”他说完脸一红,感觉自己真成了个骗子似的。“我们的命太苦了。其实我一直挺崇拜你的,如果不是你,我也不敢离开孤儿院来东京,真的!”黑凉凑近他,眨了眨眼睛:“对了,你这没良心的,是不是把春子抛弃了?”“怎么会……”“那天,我看见她一个人吃饭,边吃边流泪。虽然出门的时候戴上墨镜裹着头巾,但我还是能认出她来。唉,她一直跟着你也不容易,千万不要撇下她不管!”什么?戴着墨镜,裹着头巾?那个女人是春子?!也就是和泷泽一起离开孤儿院来东京的女孩!柏原暗暗点着头,这么说就对了,绑匪确实不止和野一个人,而另一个,就是这个女人,这个死心塌地一直跟着他的女人!“怎么不回答我?是放不下上次那个漂亮姑娘吗?”黑凉的话打断了柏原的思考。他尴尬地“啊”了一声,又摆摆手:“上次那个只是逢场作戏罢了。世上找不到第二个像春子那样爱我的女人了……”“你知道就好。”他端起咖啡喝了一口:“女人是容易来容易走的生物。我干脆让自己变成她们中间的一部分。”柏原看着阴柔的黑凉忍不住又笑了起来,这时,手机响了。是川岛哲雄的号码!他边往外跑边对黑凉喊着:“老大找我有事,先告辞了!”“记得联系我!”黑凉向他比了个打电话的手势。“院长,你找我?”“柏原,果然被你说中了!你快过来!”

    本文由冠亚体育网页版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疯狂伯爵

    关键词:

上一篇:我弥留之际

下一篇:没有了